行业新闻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他在新冠病毒的来源上也“改口”了!可他反而云顶值得尊敬!

发布时间:2021-06-07 阅读:

  虽然眼下美国政府、政客、媒体乃至科学界的一些人,都在越发偏执地想要把新冠病毒的来源栽赃给我们中国的武汉病毒所,想把新冠病毒说成是中国科学家制造或泄露的,但也有一些有良知的美国科学家在努力捍卫着科学的尊严,战斗在反击这些谣言的最前线。

  不过,在这些有良知的科学家里,有的人其实一开始也曾在病毒到底是来自自然界还是实验室的问题上纠结过。所以,究竟是什么让他们“改了口”呢?

  美国知名病毒学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G Andersen),就经历了一番从不确定新冠病毒到底来自自然界还是实验室,到最终“改口”认定病毒来自自然界的转变。

  在2020年2月1日那个新冠疫情刚刚开始在美国浮现的时候,云顶集团当时正在为美国政府下设的一个科学委员会进行病毒基因研究的安德森,曾给美国政府的疫情应对专家安东尼·福奇发去了一封邮件,表示他无法确定新冠病毒到底来自自然界,还是被人“改造”过,因为病毒基因序列里有很小一处地方看起来不太不寻常。

  不过,在一个月后的2020年3月,随着包括中国科学家在内的更多科学家分享出了大量关于新冠病毒基因,以及与新冠病毒相似的蝙蝠以及穿山甲携带的冠状病毒的基因信息后,安德森终于得出了他的结论:有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新冠病毒是来自大自然界的,是经过自然的进化从动物传染给人的,而不是被人“改造”过的。

  安德森还于当月20日及时将他的这一发现和结论发表在了国际知名学术刊物《自然》杂志上。

  而自那之后,这位美国病毒学家便一直坚守着他身为一个科学家的良知和底线,不论美国的政客将新冠病毒的来源栽赃给武汉病毒所,不论美国的媒体怎么炒作,甚至是在一些美国的科学界人士在这种政治舆论压力下选择“举手投降”乃至“主动迎合”的情况下,安德森仍然在用科学的证据驳斥着这些将新冠病毒的源头怪给武汉病毒所的言论——哪怕这些错误的说法是曾经获得过诺贝尔医学家的美国学术“泰斗”说出的,他都在用科学的证据回击着这些谬论。

  (图为今年5月10日安德森在他的个人社交账号上发帖,用科学证据批驳了美国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大卫·巴尔的摩抛出的新冠病毒是“人造”的谬论)

  然而,他在去年2月1日写给福奇的那封邮件,近日却被一些美国媒体披露了出来。同时被这些美国媒体披露的,还有大量福奇与许多科学家的邮件往来。

  结果,那些一直在拼命歪曲事实,想将新冠病毒的来源污蔑给武汉病毒所的美国政客和媒体,便立刻炒作起了安德森的那封信,想用当时他在信中表示自己不确定新冠病毒到底来自自然界还是实验室的说法,来证明武汉病毒所就是有问题。

  让人敬佩的是,安德森再次站了出来,在他的个人社交账号上发帖说道:“就像之前多次讲过的那样,我们曾经认真地考虑过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但是,重要的新数据,大量的分析以及许多的探讨让我们最后得出了我们论文中(新冠病毒来自自然界)的结论。”

  “(我在2月1日发给福奇的)那封邮件,恰恰体现出了一种科学的进程”,他说。

  而同样坚守着科学底线,驳斥着美国各种污蔑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所的言论的英国病毒学家皮特·达萨克(Peter Daszak),也发帖力挺了他的科学“战友”。

  “这才是科学呀,大伙。你观察证据,提出假说,与他人探讨,更深度的挖掘,然后排除其中的一些假说,找到支撑其他假说的证据,然后得出结论并公之于众,接受关键的同行评议,科学一直都是这样进行的”,达萨克说。

  可让人遗憾的是,在美国越发民粹、反智和的极端舆论氛围下,安德森和达萨克这些坚守着科学良知的声音,只是少数派——甚至于他们还会因为他们的坚持,而不断被美国的极端分子和势力骚扰与纠缠。

  更让安德森自己都哭笑不得的是,诸如英国《每日邮报》这样的西方右翼,不仅完全无视了他讲述的那番科学道理,甚至还拿着他2月1日写给福奇的那份信,攻击起了福奇,说什么福奇早在疫情之初就被安德森警告过病毒是“人造”的,但福奇却选择了无视。

  结果,安德森只得无奈地吐槽说:“神转折啊,我现在明显成为了(右翼媒体的)英雄了”。

  一位支持安德森的美国科学家则诙谐地打趣道:“那你可得赶紧把这篇报道打印出来,然后裱起来啊”。